• 漯河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音乐资讯

王宏伟 高原让我捎来迷人的歌

2020-05-21 20:18:07  来源:漯河资讯网
      近两年,王宏伟像黑马一般横空杀出,当仁不让地成为民歌界的新贵。将王宏伟确定为“时代人物”采访对象后的第二天,王宏伟就坐到了我的面前。很平实的一个小伙子,笑起来,两个很深的酒窝。也许是军装容易使人显得高大的缘故,便装的王宏伟看起来像是小了一号,但要比电视上显得白净许多。舞台上,王宏伟唱起歌来,威风八面,霸气十足,他那一句“哗啦啦的黄河水哟日夜向东流”,能把人震撼得浑身像过了电一样,但他说话的声音却低低的,亲切随和,不像是能唱出那么高高音的歌唱家。   两年前王宏伟在央视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上一赛成名时,还是新疆军区歌舞团无名的歌手,两年来,他以极快的速度窜红。大都市的滚滚洪流、大舞台的流光溢彩、名利场的纷繁复杂,这一切,王宏伟都小心翼翼又不动声色地感悟着、适应着。他与时下演艺圈够酷够炫的明星大腕有太多的不同,而每一点不同,都是十几年在唱歌这条路上踉跄着走来时烙在他身上的符号。 四个难忘的定格   近些年通过央视青年歌手大赛一赛成名的歌手极少,王宏伟是一个例外。现在的许多大小电视晚会,从中央台到地方台,都有他的身影。王宏伟如今到底有多大号召力?他究竟有多走红?让我们先来看一看掌声为他响起的几个精彩定格。   定格一: 2000年2月1日,军民迎新春文艺晚会(俗称“双拥晚会”)“世纪的春天”在北京中国剧院举行,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观看,次日,首都各大报纸均刊登了新华社记者拍摄的江主席与演员握手的照片,而照片中江主席与之握手的歌手正是王宏伟。在这个晚会上,王宏伟演唱了新创作的歌颂党中央关于西部大开发战略决策的歌曲《西部放歌》。这首气势磅礴的“大歌”,也成为王宏伟的成名作。   定格二:2000年六七月间,王宏伟由新疆电视台选送,参加中央电视台第九届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,以《西部放歌》赢得评委的青睐,获得专业组民族唱法金奖,同时获得“观众最喜爱的歌手奖”这一分量最重的奖项。   定格三:2001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,王宏伟作为歌坛新人参加演出,演唱他的拿手曲目《西部放歌》。   定格四:2002年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,王宏伟演唱新创作的歌曲《连队里过大年》,一举夺得歌舞类节目一等奖,并参加随后举行的央视元宵节晚会。 爱唱歌的边陲少年   王宏伟祖籍河南,在新疆博乐农村出生成长。父亲在“文革”中受迫害致死,那时的王宏伟只有3岁,家境凄苦,生活窘困,姐妹五个劳累着母亲一人。但是,音乐给了王宏伟希望和梦想。家里没有收音机,他就在邻居家的门口听着从屋里传出的断断续续的音乐,晚上,做完作业的小宏伟趴在炕上,听着妈妈轻声地哼唱老家的豫剧;没钱买书,他就用积攒的几分钱从小摊上买来废旧的音乐书。音乐,燃亮了这个穷困的边陲少年的心灵,只要能放声歌唱,他愿意为这生命中难以割舍的痴迷,作第一百次的燃烧。   感谢老天爷给了他一副好嗓子,使得这个渴望歌唱的心灵得以纵情高歌。用他自己的玩笑话说,他的嗓子是“没边儿,想唱多高就唱多高”。他第一次拜师是在18岁的时候,那时他刚刚考入陆军学院。后来,他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,他的老师孟玲教授说起这个学生总是疼爱有加:“他是个好孩子,到军艺后非常珍惜这个学习机会,每天除了吃饭和休息就是学习了,我晚上散步路过琴房,他准在那儿练声。” 歌手大赛,他是老面孔   2000年的第九届央视青年歌手大奖赛令王宏伟一举成名,但实际上,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参加这一赛事了。第一次是1994年的第六届,第二次是1996年的第七届,1998年,要不是他下连队演出,他也会参赛的。耐人寻味的是,王宏伟三次参赛,竟有三个不同的选送单位。   王宏伟在军艺读书前,在新疆军区的一个仓库里当干事。1993年,他从军艺毕业后,很想留在北京,但最后还是回到了他的那个仓库。1994年,他想尽一切办法,随二炮文工团代表队参加了那一届比赛,唱进了半决赛,当时的参赛曲目是铁源老师的《北疆连着我家乡》,但最后并没有获奖。王宏伟说,那届比赛,实际上是给自己埋下了“祸根”,他的大奖赛情结是从那时候开始的。这直接导致了他1996年为唱歌而闯下了祸,当然,也为他2000年的风光无限埋下了种子。   参赛未得奖,留京又无望,但那期间的一件事,却给他带来了安慰和希望。   1993年王宏伟在毕业汇报演出时,出色的歌艺引起了著名作曲家赵季平的注意。赵季平说,《羊肚肚手巾三道道蓝》这首歌我改编了十几年,没有人能完整唱下来,王宏伟是第一个。次年,赵季平在日本举办个人作品音乐会时,便请王宏伟参加并演唱他的作品。王宏伟出色的表现征服了日本的听众与专家,于是,就有了后来由日本JVC唱片公司斥资,邀请赵季平担任音乐总监的首张个人CD专辑《黄河遥遥》。 1996年,为唱歌犯了错   军艺的系统声乐学习、央视大赛上的初试身手、异国舞台的鲜花掌声、个人专辑的出版发行……这一切之后,王宏伟仍然是新疆军区某仓库里的一名干事,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业余文艺兵。深藏在心中对于歌唱的渴望与冲动,时刻在折磨着他。1996年,王宏伟为心中理想,做出了平生最越轨的举动,也无奈地吞下了这颗苦果。这段经历,还是让王宏伟自己来讲述吧。   1996年我接到邀请,到海南参加椰子节,为了参加央视青年歌手大奖赛,我很固执,椰子节结束之后没有马上回部队。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,我心里也害怕,但我实在太想参加这个比赛了。这一次是海南电视台选送的我。   结果这一届我还真冲进了决赛,得了一个优秀奖。现场有两三个老师给我打了最高分,使我受到鼓励,但是我还是没有拿到名次,这一年的参赛曲目是《泪花花满了》,是赵季平老师的作品,这个歌写得非常好。赛后,我参加了中央电视台在北大搞的“七一”晚会直播,我们部队的领导刚好就在电视上看到了,就说我在北京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。虽然我得了奖,上了电视,但是他们还是觉得我一个人在外边是不对的,于是部队领导决定,责成专人赴京把我找回去。部队的人到北京的时候,我正准备参加文化部举办的首届全国声乐大赛,我还是代表海南报的名,半决赛已经冲进去了。来找我的是我们分部宣传科的科长,还有一位是我们办公室的一个干事。无奈之下,我只好放弃已经参加了一半的大赛,决定跟部队的人回去。  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幕,我跟部队来的人一起准备去机场,从军艺上的车,我的恩师孟玲老师,抱着一个大西瓜,把我们三个人送上了“面的”,她一再向我们科长求情,说回去以后,一定要跟领导好好解释,千万不要处分他。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。孟玲,军艺著名声乐教授,我的身上寄托了她的希望。她是个爱才如命的人,她像母亲一样关心着我。她永远都觉得,像我这样的歌手,要是出不来,实在是违反了天意。   飞机降落在乌鲁木齐机场,我看见机场有好多好多的人,穿着军装,神情肃穆地站在那儿,有我们军区领导、后勤领导、分部领导,还有我们仓库的领导,是祸是福我全然不知,吓得不敢说话,原来他们只是接我来了。我擅自脱离部队,是不可饶恕的错,但在外面得了荣誉,所以领导心里也是暗暗高兴的。后来,我受的处分是留党察看半年、党内记大过、行政降级,我也意识到,这个处分还是轻的,大概是领导觉得,我这个人还是个人才,无非是离开部队一段时间没有请假。 难舍西部,难忘军营   得了奖,却挨了处分,王宏伟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。唱歌,仍然是他快乐的惟一源泉。   在部队,三四个人住一间屋,王宏伟自己在附近租了间房,把母亲从博乐老家接来。但部队的一切工作他都照常参加。早上五六点钟就要跑操,打扫卫生,下雪天还要扫雪,然后再去上班。工资不够用,他就偷偷地在乌鲁木齐市唱歌厅,前后唱了有一年多。到1997年五六月间,新疆军区歌舞团搞演出,把王宏伟借调了过去,到了7月份,他又正式办理了调动手续。这位军艺高材生,在毕业4年之后终于干上了专业。   有了纵情高歌,才有快乐人生。他随团下部队为边防战士演出,多苦心里也甜。   一次去一个位于大山腹地、方圆百里没有人烟的仓库慰问演出,当他们辗转从大路走到山路,又从山路到土路,最后来到一条窄小弯曲不知伸向何处的小路边时,看到两个小战士几乎是一路跳跃着向他们跑来。放眼望去,看不到一丝绿色。面对这几个孤守在荒山深沟的战士,王宏伟不忍唱《想家的时候》,他把《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》唱了很多遍。他说,他们看不到盛开的桃花,让他们多听听也好。   阿里,被视为生命的禁区。生长在西部高原的王宏伟,从未对海拔高度产生过畏惧。一次去阿里演出,一路上他都毫不在意地忙着帮助那些脸色苍白喘气不止的战友,忙着搬运道具,突然间,一阵眩晕之后他一头栽倒在地。剧烈的高山反应还是没有放过他,他足足昏迷了几个小时,但醒来后,他还是硬撑着一口气唱了6首歌。面对阿里山上的英雄卫士们,他越唱越动情,直至双颊挂满泪花。事后想想,他都不知道自己颤抖的双腿是怎么迈上舞台的。   西部是他的家,军营是他的家,那里有他难以割舍的情缘。 是俊鸟就会出色地飞翔   王宏伟的军艺校友黄恩鹏曾撰文说,是俊鸟就会出色地飞翔,王宏伟的成功,靠的是自己的实力和艰苦漫长的潜心学习。   1999年,在第七届全军文艺会演上,王宏伟获得了演唱一等奖,这使他引起了专家们的关注。总政歌舞团著名作曲家印青说:“1999年去新疆看军区会演的时候,王宏伟的表现让我感到吃惊,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的男高音,他让我有耳目一新的感觉。”2000年的“双拥晚会”上,王宏伟以《西部放歌》一鸣惊人其实也是顺理成章的事。   历年的“双拥晚会”,都是军内最优秀艺术家的集体亮相。中国剧院,那是什么地方?那是克里木、彭丽媛、阎维文这些军内著名歌唱家登台的地方,来自边陲的无名歌手与他们同台,心里自然怯怯的。王宏伟说,2000年的“双拥晚会”接到《西部放歌》这首歌的当天,他就上了台,连续三天他都紧张得错了词,双腿也是从头拌到尾。第四天是江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观看的日子,他终于没唱错。   令他一举成名的央视第九届青年歌手大奖赛,更多的人看到的是他的风光,有谁知道,那次比赛其实也是一波三折。那年,总政计划以“解放军代表队”名义组队参赛,成员有在军内小有名气的王宏伟、黄华丽、谭晶等6位歌手,没想到,在只剩下10天就要开赛的时候,代表队的参赛资格却出了问题。这些歌手只好打道回府,重新寻找选送单位,为此,新疆电视台代表队网开一面,选择了王宏伟,但是代价就是挤掉已经报上去的另一位歌手。为此,王宏伟很长时间都深感不安。   2001年和2002年的两届央视春节晚会,作为新人的王宏伟都大放异彩。尤其是2002年的春节晚会,他参与了歌曲《连队里过大年》的制作过程,节目一遍一遍修改,一次比一次完善,最后终于获得了歌舞类节目的一等奖。他特别感谢为这首歌作曲的赵季平老师,赵老师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拿出了一首出色的作品,而且赵老师也非常熟悉王宏伟的声音特点:一张嘴就在HiB上,演唱难度很大。《连队里过大年》描写的是战士们过年时的生龙活虎与欢天喜地,同时也展现了军人在万家团圆的时候坚守边防的动人场面。这些,王宏伟都有生活,他来自军人,了解军人,因此,也就表演得格外传神。这个除夕之夜,在北京王宏伟租住的家里,他的母亲和大姐在电视机前相拥而泣。节目感染了她们,而令她们落泪的可能还有王宏伟这十几年的艰难跋涉,甚至在这个团圆之夜,她们想起了宏伟的父亲,她们在心里说,宏伟这孩子对得起他爸!   “高原让我捎来迷人的歌,冰川让我捧来真诚的爱。”这是王宏伟演唱过的歌曲《我从新疆来》里的两句歌词,把它用在王宏伟身上,倒很贴切。王宏伟有着浓浓的西部情结和战士情结,他也因此被人称为“西部新歌王”。去年,太平洋影音公司出版了王宏伟西部三部曲个人专辑的第一辑、第二辑《西部放歌》和《西部情歌》,按计划,还要出版第三辑《西部赞歌》。但他并不希望把自己局限在“西部歌手”这样一个狭隘的定位中,他希望拓展自己的艺术触角,尝试演唱不同风格的歌曲。目前他仍在解放军艺术学院读研究生,导师是孟玲教授。王宏伟说,目前的民歌教学与演唱,仍处在一个误区里,在演唱风格上,大家往往刻意去模仿个别人而忽视了对个性化的追求,现在的许多学民歌的学生,光知道用声音,但是不知道如何去用声音来表达情感。如果你的文化底蕴比较深厚的话,就能看到自己的方向,有了这个方向,你就很容易找到差距,去调整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