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漯河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小说

惹火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

2020-05-21 19:28:02  来源:漯河资讯网

    主角是顾兮迟景曜的小说名叫《》,为你提供惹火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。顾兮探头一看那个阵仗,觉着有些不对,她赶紧让出租车司机停在附近的小巷里,两眼发直的看着一个个从红毯前停下的名贵轿车里走出的华服男女。

    《惹火小娇妻》精选:

    顾兮探头一看那个阵仗,觉着有些不对,她赶紧让出租车司机停在附近的小巷里,两眼发直的看着一个个从红毯前停下的名贵轿车里走出的华服男女。

    崔谢可没告诉她……今天的庆功宴是这个场面。

    她下了车,几步走到一堆小粉丝簇拥的红毯边,怔怔的看着米然也坐着一辆奔驰到达现场,哪怕是米然,也穿着一件金色曳地长裙,盘起长发,款款而行,就像一个高贵的公主。

    顾兮的心微微一沉,感觉到有点头疼,哪怕是她身上穿的这件橙色短裙也不是礼服款,这种日常行头怎么敢走红毯。

    这时候她的手机又响了,是崔谢,“小兮你到了么?到了我去接你。”

    崔谢对自己果然还是十分关心的,她红着脸从人群中挤了出来,到路边站定,“我可能稍微晚点,可能是凯撒这边有活动,路有点堵。”

    一辆流线非常漂亮的黑色宝马停在她的面前,车窗摇下后,迟景曜那双鹰枭一样的眸子印在眼底,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    云禾和迟绍杰都坐在后座,显然是这场庆功宴红毯最重要的角色。

    云禾穿着的是一件特别由国内知名设计师林佩制作的“云鹤涟漪”的白色长裙,裙上绣着云纹与仙鹤,宝蓝色的宝石坠子耳环也衬得肌肤雪白,静静的坐在那里娴静如水,美的出尘脱俗的。

    而迟绍杰则是银灰色西装,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,露出那张桀骜不驯的面容。他恰好看见顾兮站在旁边,还格外善意的打了打招呼。

    顾兮将目光收回,有些委屈的咬唇说:“我不知道……今天是这个级别的。”

    说实话之前崔谢说是凯撒大酒店,也是自己疏忽,忘记了这个酒店的级别,至少要穿正装出席。

    迟景曜瞥了她一眼,淡淡的说:“你等下。”

    他把车往前开了一段,迟绍杰和云禾一前一后的下来,顿时场上一片喧哗,顾兮蹙眉站在那里来回蹭着脚尖,思忖着实在不行她就给崔谢打个电话,从后门进去算了。

    就在她发愣的时候,那辆黑色宝马又退了回来,停在她的面前,迟景曜打开车窗,露了一条缝,“上车。”

    顾兮奇怪的看了他一眼,谁晓得他却是拉开司机的车门,先坐到了后座。顾兮踟蹰片刻,却也乖乖的坐了进去。

    迟景曜难道要找她麻烦?

    她心口怦怦乱跳,紧张的说:“我没有背景,我不知道那杂志为什么要那么报。”

    一个礼盒放到了她的手上,顾兮忽然愣住,双唇微抖,“这个……”

    迟景曜说:“既然说好了让你参加一系列的宣传活动,至少开始就不能把脸面丢光。这衣服是和云禾一起定制的。”

    银色的华光在车内流泻,仿佛是能自然反照的布料,入手冰凉,这是个抹胸款的长裙,似乎在腰围处走了个流线,到脚底再撒开。礼盒中除却衣服,还有一双高跟鞋及配饰,这摆明了尺寸是从摘星剧组那里打听来,提前准备好的。

    顾兮简直不敢相信,迟景曜会考虑的这么周到,更何况她还欠了今早那媒体杂志的解释,又多了一桩还不起的恩情,林佩的礼服在世界都享誉盛名。但是迟景曜明明是讨厌自己的,为什么要这样做?

    见顾兮眸中还有惊异,迟景曜皱眉说:“你还不换?”

    哪怕是迟景曜,今天也依旧是一身黑色西装,只是也将头发打理了下,看起来更加好看,他的面容本就比迟绍杰冷峻,细长而深藏着锐利的黑眸,削薄轻抿的唇,深邃如刀刻的五官,修长高大却不并不显出粗犷的身材,宛若黑夜中的孤狼,冷傲孤清凉薄刺骨,加上那黑框眼镜的镶饰,格外的气场逼人。

    顾兮结巴的说:“可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  “做偶像这点自觉也没有么?”迟景曜反倒不耐烦了,他撑着头看向外面,“外面看不见。”

    可你看的见啊。

    但顾兮再不敢废话,生怕迟景曜一发怒,把自己扔出车去,她只好背转过身,拉下衣服右侧的拉链,感觉到那丝目光始终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,顿时燥红了脸,垂首不语快速的更换着衣服。

    她将橙色连衣裙褪到腰间,露出光裸的背部还有红色格子的胸衣,考虑到那是抹胸款的衣服,她还要将肩带摘掉。伸手在后面掏了一会,半天也没找到准确位置,索性咬牙将胸衣也给除了下去。

    顾兮简直要羞得不能行动,第一回在别的男人面前宽衣解带,还是这样的场面,外面就是无数媒体和粉丝,车里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狼眼死死的盯着,要不是熬了几年心理足够强硬,她已经快哭出来了。

    抓紧时间将那长裙从头上套了进去,待拉到腰间的时候,才把里面一直挡着自己下身的橙色小裙子给褪下,只是这过程中还是出了点小小差错,修长的大腿依旧在迟景曜的眼底,一览无余。

    顾兮向上挪了挪,将长裙顺着自己的腿朝下拉,直拉到脚踝处,才转身去问与迟景曜说:“迟总,我好了。”

    她绯红着一张小脸,连眼睛都不敢抬半分,虽然没穿胸衣,但抹胸款明显还有胸垫,衬的上围饱满,周身修长。鱼尾款的长裙更是让那姣好的身段,格外出挑。加上那清纯脱俗的小脸,自然是韵味十足。

    迟景曜看了看手表,换衣服用了五分钟,不算太差劲。

    他眸间划过一丝赞许,“转过身去。”

    “噢。”

    顾兮又背转过身,脖间忽然感觉到一丝冰凉,原来是迟景曜替她戴项链,那淡淡的男人香忽然间贴近她的肩背,不知道为什么,又是一股格外悸动的感觉。顾兮明明记得以前自己并不是贪图男人美色的性格,为什么自从遇见迟家兄弟后,总是不断的失衡。

    待项链戴好后,她匆忙的从包包里取出镜子,又打理了下头发,让它自然垂落,幸好来前还记得化个淡妆,哪怕是装点简单,也比素颜朝天的强。

    迟景曜交代了句:“下车挽住我的手就好。”

    顾兮刚点了点头,扑鼻而来便是一股男人身上香水的味道,迟景曜上身贴近,那薄唇轻启,便在她耳畔上留下一句话:“刚才表现不错。”

    做艺人,如果连这点勇气都舍不去,想要大红大紫那是不可能。

    迟景曜打了个电话,没多久他拉下车窗后,就有个工作人员跑过来说了句:“迟总好。”

    迟景曜示意的点点头,“车交给你,开到红毯前,我送顾小姐去酒店里。”

    那工作人员扫了眼依旧满脸红晕心跳异常的顾兮,还觉着这女明星瞧着脸生,似乎是个新人,他顿时明白,这大概是迟景曜的驰誉传媒准备力捧的新人,否则不会是这位演艺圈的大佬一力护航。

    车往前开了没多久,就停在了红毯前,顾兮因为礼服的问题,估计是最后一个到的。崔谢的电话连响了好几声,她看了眼迟景曜,他却示意她尽快接了。

    “喂,小兮,你还在堵车?”

    “不是,迟总帮了我的忙,马上就到了。”

    崔谢刚走出酒店大门,却看见迟景曜已经下来,打开车门,从里面牵出身着高档礼服的顾兮,虽则青涩,却是风情万种。那量身定做的礼服,紧紧的包裹出姣好的身段,在聚光灯的反照下,顿时如全场最耀眼的明星,惹人注目。

    崔谢看着面不改色的迟景曜,心中只苦笑了下,这个迟景曜,还真是一辈子都不肯吃亏。他崔谢想要签的人,他用这种方法昭告天下,以后顾兮哪怕是想签崔谢的公司,短时间内都不大可能了。

    大概明天所有的娱乐头条,都会说这个叫顾兮的新人,背后的操盘手就是迟景曜吧。

    输了一阵,明明顾兮是他邀来参加摘星的剧组的,这种被迟景曜将了一军的感觉格外强烈,崔谢不得不无奈的叉腰,看着站在红毯那头,走的格外小心的顾兮。

    这时候顾兮已经挽着迟景曜的手走到了红毯尽头,幸好她一向在外界的举止比较稳重,虽然明显不如其他明星那么熟练,但表现的也算可圈可点。唯独不太会在媒体面前抢镜头。

    她见到崔谢的时候非常开心,展开笑颜,轻轻的挥了挥手,还呼了一口气,“高跟鞋还真不习惯,幸好没摔倒。”

    崔谢无奈的摇头,“迟景曜啊迟景曜,你果然不是个好人。”

    迟景曜眸子一沉,“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。”

    是啊,要是迟景曜不签顾兮,而顾兮又不能签自己的公司,她可就骑虎难下了。这关节恐怕顾兮自己还没想明白,只一下子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。

    “不过你也算下了不少心血了,这点我还是认输。”他打量着顾兮身上修出窈窕身段的礼服,鼓了鼓掌,“这应该是林佩的手笔,非常贵啊。”

    迟景曜不理他,带着顾兮往大堂里头走,崔谢既然已经在这里就被迟景曜将倒,好在对顾兮这妮子的关心不变,“我说迟总,你的目的达到了,顾小姐现在可以交给我了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