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漯河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小说

终待情归晚木晚影聍小说阅读

2020-05-21 19:33:00  来源:漯河资讯网

    木晚影聍小说名字叫做《》,这里提供终待情归晚木晚影聍小说全文阅读,终待情归晚木晚影聍小说全文阅读。终待情归晚小说精彩节选:木晚安静地接旨,安静地吩咐素槿打赏王德,安静地听着王佞涎着笑脸说着一些虚假的恭维,突然有着后悔自己的决定。

    《终待情归晚》精选:

    接到封后消息的时候,木晚正在素槿的帮助下梳洗头发。

    三千烦恼丝,褪去了华丽的装饰,也不过是片片的漆黑,倒不如剪了干净!

    木晚安静地接旨,安静地吩咐素槿打赏王德,安静地听着王佞涎着笑脸说着一些虚假的恭维,突然有着后悔自己的决定。

    倒不是她怕了这些勾心斗角,只是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,反而不知道该不该再坚持。毕竟她最初的愿望可是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,可是现在留下来了不说,居然还好死不死地占据了皇后的位置,以后那些勾心斗角的麻烦事情,怕是免不了了。而且如果再想要出宫,很可能就是天方夜谭了。

    昨日,景衡抱着她回的是自己的寝宫。

    她并不排斥,或者说不敢排斥。

    这宫里的人都太过精明,一丝一毫的不情愿都可能成为他人口中的把柄,逆来顺受才是正道。所以早在她梳妆打扮的时候,她就做好了决定,无论今天景衡要她做什么,或者要对她做什么,都一定再不能躲了,不然的话,自己所谓的报仇,所谓啊祸国,恐怕真的只会成为笑话了吧。

    可是景衡都和她说了些什么?

    “朕原以为晚儿会怪我,或者将木大人的死归咎于朕。可看来,木大人或许已经和你解释过了,有着不得已的事,只能为之。晚儿,无论如何,朕真的很抱歉。”

    “朕原想把你当做妹妹的,等到宝物的风头过了再给你安上个罪名处死,私下里找人代替,再放你走的。可朝中势力繁杂,忠臣不多奸臣不少,外面又有青月、未宾两国虎视眈眈,实在不得已才会逼问你宝物的去向。哪知道,晚儿,朕不管你信与不信一见钟情,朕都再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
    “晚儿,陪朕一起走过这些风雨,好吗?”

    木晚怔怔地回想着景衡的话,信与不信两个小人儿一直在心里搏斗,最终,平手。她不相信自己父亲的死与眼前这个含情脉脉的男人没有关系,可是这个男人说得也对,毕竟他是以江山为重的,偶尔做出的牺牲也是必要的,可是木晚,他做出的牺牲可是你最亲爱的父亲,你真的能够原谅他吗?或者可以这样说,你真的愿意原谅他吗?问问你的心吧,为什么留下来,留下来又能够做什么?如果这么轻松地就被别人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话给唬住,你未免也太容易上当了。

    还是顺其自然吧。当时的木晚就是这么想的,所谓日久见人心,如果是狐狸,总会有不小心露出尾巴的那一天,如果是假话,也总会有圆不了自己谎言的那一天,木晚有的是时间过来等,何况,她并不觉得自己面前的男人有多么大的耐心装模作样给她看,所以这一场比赛的胜利者,肯定是自己。

    现在又接到景衡封后的圣旨,心里更是百味交杂。在这以前,她仅仅想要报仇,想要把这个逼死了自己父亲的人杀死。可现在呢?一国之母,她从没想过皇后这个职位除了要面临宫里的勾心斗角,更重要的是黎民百姓的温饱冷暖!

    接还是不接?

    木晚苦笑着将湿漉漉的头发放下来,拿着梳子一下又一下地梳理着,可那满满的愁绪却是越梳越多。

    木晚不傻,所以很深切地记得,昨晚之前的她还是个姑娘家。

    可正是这样,木晚的心才会更乱,因为她不知道,景衡的话,她究竟该信上几分。

    “素槿,你觉得当今圣上如何?”木晚垂着眸子,低低地开了口。

    “素槿不敢妄言。只是,只是皇上除了在先前处理娘娘的事情多有偏颇之外,其他事情上多是铁面无私,不留情面。”素槿生怕木晚还是想不开,又不敢将开导的话说得太明显,只好半遮半掩地回了木晚的话。

    看来应该算是个好皇帝了,只是这内忧外患又是……

    “我是说国事。”木晚再次开了口,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身侧的素槿,只怕她的一句假话坏了自己的判断。

    “后宫女子不可妄论国事的,娘娘怕是想问那百姓对皇上的看法吧?”素槿说着,小心地关了门。

    “皇上还是很受百姓拥戴的,毕竟能够力挽狂澜的人不多。”素槿苦笑着,点明了如今的国情。

    木晚自然也听得懂,报仇的心思再次被动摇。国不可一日无主,民不可一日无君。她若真是对那景衡下了毒手,这景国多半是要灭了吧。

    想到这里,木晚只觉得一阵寒意涌上心头,看来,秋深了,不加衣服总是不行的。那么为了自己父亲报仇的事情,还是缓一缓吧,毕竟如果景衡真的死了,这个国家很可能就会灭了,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私事而破败了一个国家,那是不对的,也是她木晚不屑于做的。

    接到封后消息的时候,木晚正在素槿的帮助下梳洗头发。

    三千烦恼丝,褪去了华丽的装饰,也不过是片片的漆黑,倒不如剪了干净!

    木晚安静地接旨,安静地吩咐素槿打赏王德,安静地听着王佞涎着笑脸说着一些虚假的恭维,突然有着后悔自己的决定。

    倒不是她怕了这些勾心斗角,只是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,反而不知道该不该再坚持。毕竟她最初的愿望可是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,可是现在留下来了不说,居然还好死不死地占据了皇后的位置,以后那些勾心斗角的麻烦事情,怕是免不了了。而且如果再想要出宫,很可能就是天方夜谭了。

    昨日,景衡抱着她回的是自己的寝宫。

    她并不排斥,或者说不敢排斥。

    这宫里的人都太过精明,一丝一毫的不情愿都可能成为他人口中的把柄,逆来顺受才是正道。所以早在她梳妆打扮的时候,她就做好了决定,无论今天景衡要她做什么,或者要对她做什么,都一定再不能躲了,不然的话,自己所谓的报仇,所谓啊祸国,恐怕真的只会成为笑话了吧。

    可是景衡都和她说了些什么?

    “朕原以为晚儿会怪我,或者将木大人的死归咎于朕。可看来,木大人或许已经和你解释过了,有着不得已的事,只能为之。晚儿,无论如何,朕真的很抱歉。”

    “朕原想把你当做妹妹的,等到宝物的风头过了再给你安上个罪名处死,私下里找人代替,再放你走的。可朝中势力繁杂,忠臣不多奸臣不少,外面又有青月、未宾两国虎视眈眈,实在不得已才会逼问你宝物的去向。哪知道,晚儿,朕不管你信与不信一见钟情,朕都再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
    “晚儿,陪朕一起走过这些风雨,好吗?”

    木晚怔怔地回想着景衡的话,信与不信两个小人儿一直在心里搏斗,最终,平手。她不相信自己父亲的死与眼前这个含情脉脉的男人没有关系,可是这个男人说得也对,毕竟他是以江山为重的,偶尔做出的牺牲也是必要的,可是木晚,他做出的牺牲可是你最亲爱的父亲,你真的能够原谅他吗?或者可以这样说,你真的愿意原谅他吗?问问你的心吧,为什么留下来,留下来又能够做什么?如果这么轻松地就被别人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话给唬住,你未免也太容易上当了。

    还是顺其自然吧。当时的木晚就是这么想的,所谓日久见人心,如果是狐狸,总会有不小心露出尾巴的那一天,如果是假话,也总会有圆不了自己谎言的那一天,木晚有的是时间过来等,何况,她并不觉得自己面前的男人有多么大的耐心装模作样给她看,所以这一场比赛的胜利者,肯定是自己。

    现在又接到景衡封后的圣旨,心里更是百味交杂。在这以前,她仅仅想要报仇,想要把这个逼死了自己父亲的人杀死。可现在呢?一国之母,她从没想过皇后这个职位除了要面临宫里的勾心斗角,更重要的是黎民百姓的温饱冷暖!

    接还是不接?

    木晚苦笑着将湿漉漉的头发放下来,拿着梳子一下又一下地梳理着,可那满满的愁绪却是越梳越多。

    木晚不傻,所以很深切地记得,昨晚之前的她还是个姑娘家。

    可正是这样,木晚的心才会更乱,因为她不知道,景衡的话,她究竟该信上几分。

    “素槿,你觉得当今圣上如何?”木晚垂着眸子,低低地开了口。

    “素槿不敢妄言。只是,只是皇上除了在先前处理娘娘的事情多有偏颇之外,其他事情上多是铁面无私,不留情面。”素槿生怕木晚还是想不开,又不敢将开导的话说得太明显,只好半遮半掩地回了木晚的话。

    看来应该算是个好皇帝了,只是这内忧外患又是……

    “我是说国事。”木晚再次开了口,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身侧的素槿,只怕她的一句假话坏了自己的判断。

    “后宫女子不可妄论国事的,娘娘怕是想问那百姓对皇上的看法吧?”素槿说着,小心地关了门。

    “皇上还是很受百姓拥戴的,毕竟能够力挽狂澜的人不多。”素槿苦笑着,点明了如今的国情。

    木晚自然也听得懂,报仇的心思再次被动摇。国不可一日无主,民不可一日无君。她若真是对那景衡下了毒手,这景国多半是要灭了吧。

    想到这里,木晚只觉得一阵寒意涌上心头,看来,秋深了,不加衣服总是不行的。那么为了自己父亲报仇的事情,还是缓一缓吧,毕竟如果景衡真的死了,这个国家很可能就会灭了,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私事而破败了一个国家,那是不对的,也是她木晚不屑于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