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漯河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小说

婚姻欠我一场爱情(林梵音宋泽浩)阅读

2020-05-21 20:52:28  来源:漯河资讯网

    《》小说主角是林梵音宋泽浩,这里提供婚姻欠我一场爱情林梵音宋泽浩小说,婚姻欠我一场爱情主要说的是。“什么在瑞士银行的财产?”林梵音心里咯噔了一下,但是脸上的神情维持不变,“你在说什么?我听不懂。

    内容精选:

    “什么在瑞士银行的财产?”林梵音心里咯噔了一下,但是脸上的神情维持不变,“你在说什么?我听不懂。”

    “林梵音,已经是这个时候了,你就别再装了。”宋泽浩也不再掩饰,坐回了椅子上,只是声音明显压低了,“只要你瑞士银行里面的财产同意跟我一起分割,那么我名下的财产也可以跟你一起分割。”

    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林梵音依旧是这句话,但是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,“既然你不是诚心和我离婚的,那么就拉倒,我们到时候法庭上见吧。”

    林梵音说完就站了起来,作势要走。

    “慢着。”宋泽浩也站了起来,“梵音,你以为你瞒得了我吗?都现在了你还想瞒着我?你瑞士银行里面的那笔遗产,至少有九位数吧。毕竟是夫妻一场,而且我们也在一起三年多了,我以前对你也算不错吧,现在虽然是离婚,但是你也不用做得这么绝情吧。”

    “什么遗产?宋泽浩,你不要乱说,你以为你编个瑞士银行出来就能拖着不离婚吗?”林梵音怎么都不松口,她只是恨恨地看着宋泽浩,“要说绝情谁比得上你宋泽浩,你就是为了那笔莫须有的什么财产才跟我在一起的吧?呵,那你的如意算盘是打错了。你就等着收律师函吧。”

    “林梵音你不能走!”宋泽浩一把拉住了林梵音的手腕,“林梵音,你要是肯好好把婚离了,那么也就算了,要是你再这样,就别怪我了,你以为就你请得起律师吗?到时候我就让你什么都没有还身败名裂!”

    “宋泽浩你别太过分了!”林梵音觉得自己以前看到是瞎了眼,这个渣男分明就是早有预谋的,但是他怎么会知道瑞士银行的事?毕竟这件事除了白子轩,就是苏小沫都不知道。

    “梵音,你别走!”宋泽浩突然间深情地看着林梵音,大声地说道,“我是真的爱你的啊梵音,虽然你有了别的男人了,但是我还是放不开你,梵音,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!”

    宋泽浩死死地抓着林梵音的手腕,然后用眼神示意地看向了李丽丽。

    “是啊梵音,我们家泽浩跟你在一起三年了,他对你的好我都是看在眼里的,要不是泽浩爱你,我怎么能够容忍你这样出去偷汉子呢!”李丽丽也说道,然后跟着宋泽浩就去拉扯林梵音的衣服,一边还示意宋志奎也一起,宋志奎只是象征性地站了起来,倒是没有去拉扯林梵音。

    “我没有出轨,我也没有对不起谁,你们放开我!”林梵音的力气不如宋泽浩,然后又被李丽丽拉扯着,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宋泽浩那边倒去,宋泽浩拽着林梵音往门口拖。

   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的,但是没有人过来制止,一个个都是看热闹的模样,显然是相信了宋泽浩他们的说辞。

    “梵音啊,你自己做错事了,就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。”李丽丽沉着脸说道,“我们先回家再说。”

    “我丢人现眼?呵,李丽丽,你还是好好问问你的好儿子宋泽浩吧,把自己的老婆往别人的床上送,到底是谁丢人现眼!”林梵音简直气急。

    “梵音,就算到了现在你还是要这么说我吗?”宋泽浩手上仍旧用力,脸上也演得很卖力,“没关系,就算你再怎么中伤我,我依旧是爱你的,我们先回家好不好,爸和妈年纪大了,受不了刺激,有什么事我们回家说吧。”

    “真是看不下去啊,出轨还这么绝情地对老人家,我说这位帅哥,要不你们离婚了你娶我得了。”边上的位置上,一个化着浓妆、穿着暴露的女子对着宋泽浩那边吹了个口哨。

    “呵呵,现在真的是什么女人都有啊,真不要脸。”另外一个带着眼镜、打扮死板的男人也开口讽刺道。

    “别人的家事谁知道呢,到底怎么回事也不清楚。”一个年轻的姑娘倒是看着林梵音的手腕吸了吸鼻子说道。

    “这不是很明显了吗?现在那种结了婚还破坏别人家庭的狐狸精可多了。”一个中年妇女狠狠地瞪了林梵音一眼,好像林梵音抢了她的老公一样。

    众人的言论都是一边倒,而宋泽浩嘴角藏着冷笑,已经拽着林梵音到了门口处。

    “宋泽浩,你跟陈嘉颖还真是天生一对,你们两个狗男女不进入演艺圈还真是浪费!”林梵音说着就要去掏自己的手机。

    但是李丽丽眼疾手快一把抢走了林梵音的包包。

    “宋泽浩你要做什么!你放开我!”林梵音简直不敢相信这么大庭广众之下竟然也要被宋泽浩带走,她另一只手拉住了门把手就是不走。

    “好了梵音,别闹了!”宋泽浩嘴里说着温柔的话,手上却是用力地将林梵音一根一根的手指从门把手上掰下来。

    宋泽浩嘴边的冷笑,就像是着夏日里最冰凉的存在,林梵音有点绝望。

    “病人的手腕已经属于拽伤范围,再拉扯下去必然会更加严重。”这时候,一个平淡却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,“家庭暴力吗?”